龙景园机构:龙景园旅游智业网 | 龙景园旅游规划设计院 | 朗森建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
商务直通车
400 030 1357

中国传统村落开发与保护:民间资本的作用

来源:北京龙景园 时间:2016-11-30 15:40 作者:龙景园

山西丰富的传统村落资源,是山西民间一笔不小的财富,更是山西的标志性的建筑形态,其独特的风格和样式,承载着山西民间悠久的历史文化。概而言之,山西传统村落主要集中在汾河中下游、沁河流域、黄河沿岸和北部内外长城地区。得益于山西表里山河的地理环境,以及干燥的气候条件,使得大量的传统村落建筑得以保留。

丰富而多样的传统村落形态,经历了漫长历史的风霜侵蚀,或多或少存在着倾塌的危险,亟待维护和开发。但事实是,一面是无法满足村民日益提升的生活需求,一面则是古建筑如何开发保护,真正实现古村落的整体提升。
面对数量巨大、分布广泛的传统民居,山西在保护方式上和开发利用上,都吸引了太多人关注的目光,也承受着舆论上的诸多争议。是以官方投入为主?还是让民间资本介入?是村镇自发开发为主?还是以集团合作为先?即便到目前,尚无定论,也极难有定论。因为村镇、建筑和人一样,不仅有着独一无二的形制,还有着历史形成的规律,更有着无可复制的品位。也就是说,因地制宜,才是对每个传统村落最大的保护。
显而易见,日渐热烈的讨论,反映出人们对传统村落开发的重视,以及前所未有的热情。
有钱,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说到传统村落的保护,最紧要的问题,就是资金。谁出钱这是能否提上议事日程的前提,没有钱,一切都是空谈。但有钱这个前提,并不能解决村落开发的全部问题。例如,怎么开发,用哪种理念和方式去开发保护?这个就是技术和智慧层面的难题。还有,能否在开发和市场对接上找到切入点?这个就是实用性和持续发展的问题。不能发挥村庄的实用性,让老百姓能继续利用和居住,就只能是恢复了一些房子,而非适合人类居住的民居,更难提到对村落的保护,实现望得见乡愁的目的。
因此来看,传统村落保护,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还有深层次的市场利用和高水准的宜居等。在这个层面上,谈资金的来源和投入,就存在一个问题,不是钱越多越好,更不是谁给钱就要听谁的。
但现实是,人们会急功近利地觉得,“有奶便是娘”,只要给钱,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不计后果地开始开发,一哄而上,唯恐落后。
在没有想好如何开发有利于传统村落保护时,速度变慢,慎重迟缓,或许反而是一件幸事。每一个快而光的物件,都无法经受住历史的考验,每一次一哄而上的故事,都难免有一个并不完美的结果。实践告诉我们,只有精雕细琢、高智慧产生的物件,才是值得珍视和历久弥新的。
在现有的村落开发中,一部分资金来源于中央拨付专项资金。今年6月,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国家旅游局联合发文,在《关于公布2016年列入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单的通知》中,我省27个传统村落榜上有名。分别是阳曲县侯村乡青龙镇村;阳泉郊区荫营镇辛庄村、平定县巨城镇上盘石村、石门口乡乱流村;长治郊区西白兔乡中村、平顺县石城镇上马村、壶关县东井岭乡崔家庄村、树掌镇芳岱村;晋城阳城县北留镇尧沟村、陵川县附城镇田庄村、西河底镇积善村、泽州县周村镇石淙头村、高平市寺庄镇伯方村;晋中平遥县段村镇段村、灵石县南关镇董家岭村、英武乡雷家庄村、介休市龙凤镇南庄村;运城新绛县泽掌镇光村;忻州宁武县涔山乡小石门村、静乐县赤泥洼乡龙家庄村、偏关县万家寨镇老牛湾村、万家寨镇万家寨村;吕梁临县三交镇孙家沟村、柳林县陈家湾乡高家垣村、孟门镇后冯家沟村、三交镇三交村、孝义市高阳镇白璧关村。
全国这次财政支持保护的村落750个。从2012年到2014年,全国公布了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合计2555个。
还有一部分资金,由所在村镇自筹,以集体经营的方式进行保护和开发。这种方式在一些经济条件好的地区,是可以实现资金自筹,从而开始自发性的保护。有利因素在于,能够因地制宜,根据自身特点和条件,进行小规模的改造,一般情况下,不会大刀阔斧,进行全新“整容式”的开发。弊端在于,小打小闹,缺乏大局观念,在眼界和思路上,都受到自身局限,不能从根本上改善村庄的现状,更难以达到高水准的开发利用。而其中做得相对成功的晋城皇城相府,就是以委托经营的方式进行旅游开发,因为起步比较早,思路相对活,取得了令人艳羡的成绩,给村镇开发带了一个好头。
实际发展中最为普遍的是,社会力量通过捐资捐赠、投资、入股、租赁等方式,参与开发保护。这个方面,山西很多村镇都有一些新的探索和新的模式。
任性,民营资本注入谁来监管
乡村的发展自古就是靠民间自发的力量来推动,才呈现出多元化、丰富性的村落形态。
正因为每个村落不同的文化形态,才成为具有地域特征的地方文化。因此在开发过程中,所涉及到的街巷、建筑、庙宇、人文等等,都需要充分考量。是修旧如旧地照猫画虎,还是大动干戈地“整容”,是精挑细选地“磨洋工”,还是一目十行地粗线条?对开发者而言,都非一个简单的活儿。抛开资金制约,能否达到整理挖掘文化的目的,能否与乡村旅游完美对接,能否在短期内实现利润增长,都是不小的压力。
近年来,民营资本逐渐青睐传统村落开发,值得推荐的例子也不少。例如,因煤而富的,沁河流域两个乡镇的17个村子,自发地联合起来,成立旅游开发公司,签订了《旅游开发战略合作意向书》,统一形象、统一品牌、统一规划,抱团破冰搞旅游,将“煤炭村”转型为“美丽乡村”。这些村子中,因建筑宅院完整,特色明显,有些村子得到政府层面的资金扶持。湘峪古堡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湘峪村也被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村。2014年,国家文物局启动了国省保集中成片的传统村落保护工作,沁水有3个村子入围,分别获得了国家文物局的资金支持。还有长治市壶关太行大峡谷开发,也取得一定成效。
在进行走访调查的基础上,记者发现大致有几个问题亟待解决:运营主体缺失后果严重;民营资本的任性谁来管;村落开发格局大于情怀。
概括来讲,民营资本注入,一般采取了三种模式。一是民营资本与村委会合作,协商开发,但弊端是投入不足,相互制约,发展缓慢,容易形成扯皮现象;二是财大气粗的大财团介入,对村庄“用情过深”,发力过猛,造成面目全非的整容现象;三是情怀有余规范不足,在传统村落开发无章可循的当下,做出一些违规行为,伤害了村民利益和传统村落的长远发展。
长治学院历史文化与旅游管理系主任卫崇文博士长期从事旅游开发研究,他认为,民营资本进入传统村落是必然的,但并不是越多越好,应当把握好度。
实践证明,单纯依赖政府为主导去开发传统村落,显然不现实,但民营资本拥有者是不是最佳主体,还有待商榷。因为民营资本的逐利性就决定了开发商会竭泽而渔,不顾持续发展,做表面文章,没有耐心和长远目标。那村委会能否承担主体职能?就现阶段村民的整体素质而言,对传统村落如何发展,还处在原生状态下,以村民的现状,还无法做到前瞻的开发理念。因此,寻找一个适合村庄发展的运营主体,尤为重要。
活化,投资者仅有情怀远远不够
晋城高平的良户村就是一个民营资本运营的典范。良户村自然环境优美,依山傍水,古村落保护专家、清华大学陈志华教授认为,良户村是我国现存明清两代最杰出的太行古村落之一,堪称我国古村落的活化石。2007年,入选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扫描二维码关注龙景园
公司地址:北京朝阳区媒体村天畅园8号楼1702
免费电话:400-030-1357
24小时电话:15901324468; 010-64528976
邮箱:bjljy_2012@126.com; bjljy_2012@sina.com

相关专题